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武汉商超云上破局

内地港台 时间:2020-05-08 浏览:
武汉商超云上破局

  在疫情冲击之下,一季度武汉商超受损严重。

  据中百集团(000759.SZ)于4月29日发布的2020年一季度报告显示,一季度营业收入为39.54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10.4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0亿元,去年同期盈利2662.56 万元,净利润比去年同期下降739.94%。

  在早前发布的一季度业绩预告中,中百集团便曾表示,就商超业态而言,保持营业状态的近1000个门店大部分时间开展社区团购,销售结构单一,导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

  此外,出于保供应、稳物价、惠民生等考量,武汉超市在疫情期间平价销售居民生活必需品,导致商品销售毛利减少。

  “疫情期间我们主要进行了爱心菜的配送,但这块毛利率很低,对整个经营起不了特别大的作用。”4月26日,同为武汉商超企业的鄂武商A(000501.SZ)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业内人士认为,由于本次疫情期间居民足不出户,只能线上购买商品,对全国,尤其是武汉的商超线上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

  “疫情加速了商超社区店、到家业务等新零售模式的发展,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大型商超与客户之间缺乏连接性的问题,并让商超意识到线上运营的重要性,加速商超线上布局。”4月27日,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赵晓马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道。

  生鲜销量救不了业绩 

  4月26日,北京京商流通战略研究院院长赖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商超在疫情期间亏损并不是普遍现象,武汉当地商超的普遍亏损与武汉属于疫情中心的防疫情况息息相关。

  如扎根四川的红旗连锁(002697.SZ)便在一季度业绩表现良好。据其4月8日发布的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报告期内盈利1.27亿?1.50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上升了60%?90%。

  红旗连锁表示,疫情期间,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基础上,公司所有门店不关门、不断货、不涨价,做好保供企业的职责,经营业绩稳步提升。

  武汉当地商超的处境与之形成了鲜明对比。

  除了中百集团之外,据鄂武商A 4月30日发布的一季度业绩报告显示,一季度营收12.91亿元,同比下降72.8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25亿元。

  对于亏损原因,鄂武商A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旗下商超在疫情期间无法进行正常营业,复工后的人流亦受到了很大影响。

  中百集团亦在其一季度业绩报告中提到,疫情期间,中百仓储、中百超市、中百罗森等业态 300 多个门店也受疫情影响陆续闭店停业。

  即便是没有闭店停业的商超门店,也无法开展正常的经营活动。

  据媒体报道,自2月18日起,武汉武昌区和青山区相继宣布辖区内所有大中超市和商业门店只接受团购客户,不再对个人销售生活物资。

  在武汉市内,主要承担保供应任务即是中百集团。据媒体3月3日报道,中百集团3000多名员工一直奋战在居民生活保障一线,承担起武汉市一半以上的民生需求,仅蔬菜高峰时段日销售达600吨,占全市商超日蔬菜销售700吨的85%以上。

  此外,据鄂武商A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透露,疫情期间,武汉当地商超响应了政府的惠民政策,努力平抑物价,实行集中、统一的售价管控,如提供白萝卜、大白菜等“1元蔬菜”和10元爱心蔬菜包。

  生活物资的大量平价销售带来生鲜类商品销量大涨,却并没有对武汉当地商超的业绩起到提振作用。

  早在2月20日,中百集团总经理杨晓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便表示,最近生鲜销量是平时四五倍,但这部分商品赚的是“吆喝”,“事实上,近期公司高毛利产品买的人少了”。

  “爱心菜进货的成本涉及政府的管控,售价有限制,毛利率非常低。”鄂武商A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说道。

  对此,赵晓马表示,通常来说商超的百货毛利最高,食品毛利较低,而对于生鲜来说几乎是不赚钱的。“生鲜对于商超来说是一个流量入口,通过负毛利吸引客户,但疫情期间毛利高的百货商品销量却有所下降,从而导致业绩下滑。”

  与此同时,武汉当地商超承担着比其他地区商超更大的消杀成本和人工成本。

  “消毒杀菌花了很多钱,人工成本在疫情期间也是比较大的支出。”鄂武商A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目前,武汉当地商超还在恢复中。

  鄂武商A证券事务部上述负责人表示,目前旗下门店的营业时间尚没有恢复,二季度业绩能否得到缓和还是不定数。

  线上业务崛起 

  疫情期间,商超提供的社区团购业务承担了部分居民民生用品的保供职责,武汉各商超与社区的距离得以走得更近。

  4月28日,武汉市民杨增(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疫情期间,除了电商提供的社区团购业务外,各大商超提供的团购蔬菜也解了家中部分燃眉之急。

  “疫情期间社区团购的订单自然是大范围增长,虽然主要供应爱心菜,但也算开了我们商超与社区居民之间连接的势头。我们之前团购对接的都是以企事业单位为主,社区的不是很多。”4月24日,武商超市某分店社区团购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与此同时,商超线上线下业务发生了进一步的融合。

  中百仓储超市在其官方微信号3月19日发布的文中透露,疫情期间,为保障居民个性化需求,中百仓储推广“无接触购物模式”,线上平台创新“线上下单+线下自提”“对接社区、集中配送”的服务方式,实现顾客在线自由选购、自主结算。

  截至3月19日,中百仓储全省119家门店开通线上业务,累计订单44.45万单,累计服务20万用户。其中,武汉市55家门店开通线上业务,服务约134个社区,累计订单21.24万单。

  4月24日,沃尔玛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月下旬,“沃尔玛到家”服务升级迭代,在武汉率先推行“社区到家”。 其中沃尔玛武汉和平大道店一天便发送社区订单300余单,大大提高了“到家”业务的效能。

  据其表示,疫情期间,线上平台不再受限于门店周边3公里范围,居民只要位于平台覆盖的社区均可在线下单,顾客订单以社区为单位集中;在线下,拣货后批量派单,以社区为单位安排货车集中送货,一日两送直达社区,再由物管人员分发到户。

  值得一提的是,就连武汉商超也开始了线上直播服务。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中百仓储自4月6日起开始了直播服务,并于当日与宝洁联合展开了直播首秀,线上开卖日用品。

  赖阳认为,线上线下融合会成为商超的大趋势,武汉商超的进程可能会更快。